您好! 欢迎光临黄石政府网! | 无障碍阅读 | 设为首页 | 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热点关注

有一种感动 叫高温下的坚守

日期:2017-08-11 字号:[ ] 视力保护色:

  连日来,太阳一出来,地上就像下了火。正所谓:路面如锅地上烤,骄阳似火空中烧,酷暑难耐路人少,花草低头叶欲焦。

  然而,无论气温有多高,仍有那些不畏炎热、甘愿奉献的劳动者,为了城市的繁荣与进步,为了市民朋友的幸福生活,顶着烈日,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挥汗如雨,任劳任怨。

  快递员王胜利:

  衣服汗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

  早上6点多起床,7点准时去仓库,取货、分拣、核对、规划路线,然后骑上快递车,穿梭在大街小巷,把一个个快递包裹送到客户手中……这就是41岁的快递员王胜利每天的工作。

  “我干快递已经9年了,我很热爱这份工作。”7日中午,面对记者的采访,王胜利介绍说,他一直在武汉路数码广场附近的中通快递工作,平均每天要送130单快递,而在最近的网购旺季,一天的派送量有时能达到170单。

  王胜利摘下头上的旧遮阳帽,短短的头发已被汗水浸湿。他一边擦汗,一边告诉记者说,自己每出去送一趟快递,都要喝好几瓶水,喝进去的水都化成了流出来的汗。

  “我们的车在太阳底下跑一天,我感觉坐在车里差不多有50℃了。”为了避暑降温,王胜利每次出发送快递前,都会先准备好几瓶冰水,以及风油精等防暑用品,人实在热得受不了时,就向头上、身上淋一淋。

  “虽然中午是最热的时候,但我们别无选择,因为中午正是顾客在家吃饭的时候,收件率高。”王胜利介绍说,特别是有些时令产品,必须抢时间送到位,不然就有坏了的可能。所以我们快递员是不论时间、不看天气、不管高温的。

  最让王胜利感到委屈的,就是顾客的不理解,几乎每天都会碰到几个脾气不太好的客户。“其实大热天的,我们自己心情也很烦躁,但还是要耐心地去为顾客做好服务。因为一旦被投诉,至少要被处罚100元;而对于一个快递员来说,100元绝不是个小数目,差不多相当于辛苦一天所得的工资。”

  “理解万岁,我们快递员和顾客都要相互理解才好!”王胜利笑了笑说,当然,不讲理的顾客毕竟只是少数,也相信这些人会越来越少。

  夏日炎炎,繁重的派送任务让快递员几乎不能有一丝歇息。就在接受记者采访过程中,王胜利一边说话还要一边忙着核对快递单。话刚说完,就急匆匆地骑上了快递车,又开始了在热浪中的奔波。

  清洁工黄娇娥:

  虽然很辛苦,但苦中也有乐

  7日上午9时许,太阳越升越高,室外的温度也开启了“桑拿”模式,记者隔着鞋底都能感受到地面的高温。而此时,在天津路上,年近六旬的清洁工黄娇娥,已工作了5个小时。

  头戴一顶旧草帽,身穿橘红色工作服,背后拖着一辆垃圾车,手里握着一把大扫帚,脖子上挂着一条湿漉漉的汗巾,这是黄娇娥工作时的常态。

  每天凌晨4点,黄娇娥就得“全副武装”地来到自己负责的路段,开始打扫。经过早上一次全面的清扫,路面上已经没有什么明显的垃圾,但黄娇娥的工作并没有结束,她还要和其他同事一起,拿着扫帚在路边转悠,继续清扫那些新产生的垃圾。弯腰、伸手、把垃圾铲进垃圾车,这些看似简单的动作黄娇娥一分钟就要重复十几次。每扫一会儿,细密的汗珠就会顺着黄娇娥的额头和下巴一滴滴滑落。

  黄娇娥每天的工作时间,是凌晨4点到上午11点,下午3点到晚上8点,这种天气每天都要喝掉三大壶水。

  记者在路边的树阴下和黄娇娥聊了十多分钟,早已是汗流浃背,阵阵热浪令人头晕,而黄娇娥身上的工作服几乎没一处是干的。她告诉记者说,到了夏天,清洁工不仅要忍受着高温的折磨,还要忍受垃圾车散发出的酸臭味。

  黄娇娥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汗水,告诉记者说:“干我们这个工作,年纪小的不愿意干,年纪大的又干不了,因为辛苦,很多人不愿干环卫工。”

  “虽然很辛苦,但苦中也有乐。”黄娇娥说,“近段时间气温高,领导几乎天天下午过来送水。虽然我们的工作又脏又累又热,但当看到领导这么关心我们,内心也就感到了许多安慰,干起活来也就有劲了许多。”

  空调安装工费海明:

  幸福的时刻就是看到客户享受清凉

  7日上午11时许,黄石这座城市已被高温包裹着。在室外,就算站着不动,也会马上大汗淋漓。

  就是在这样的烈日下,京东空调安装工费明海和他的同事,正拎着大大小小的工具箱,赶往为天虹小区一位客户安装空调的路上。

  “最辛苦的就是这种大中午的时候,客户硬是要求我们来安装,我们也没办法,客户有需要我们就一定要到。”费海明无奈地笑了笑,打趣道,“我们呀,不是在装空调,就是在去装空调的路上。”

  最近的高温季节,也正是安装空调的旺季。像费明海这样的空调安装工,平均每天要安装6至10台空调,每台空调的安装少则需要半个小时,多则需要两个小时。通常忙完一天回到家,已经是晚上八、九点了。

  就在天虹小区朱师傅家安装空调时,记者现场采访,早已是热得心跳加快。但见费明海腰上绑着安全绳,一只脚踩在窗台上,一只脚踩在空调支架上,正午的阳光直射在他的身上。费明海手上不停地更换着工具,连汗也没办法擦,只能任凭脸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流。固定好空调外机、接上管道、检查无误后,费明海才爬回屋内,这时他的衣服已经完全被汗水浸透,贴在皮肤上,留下一片一片的汗渍。

  装好空调,已是下午1点,记者试着摸了摸空调外机的表面,在阳光的炙烤下,已经热得烫手。费明海告诉记者,自己一天中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窗外,当自己被“吊”在高楼上时,再热再累也不敢有一丝松懈,这时所担心的不是汗水,而是安全。

  虽然空调安装工的工作辛苦又危险,但干这行已经10年的费明海,对这份工作很满意。安装完朱师傅家的空调后,费明海憨笑着说,“其实,我们每天最幸福的时刻,就是装好空调之后客户满意地享受清凉的时候。”(吴高斌)



[来源:黄石日报]